研究成果  |  研究队伍  |  媒体宣传  |  改革社区  |  基金会  |  院友会  

规范楼市、股市 稳定中等收入群体(总第1122期)

——第九届中挪社会政策论坛暨第82次中国改革国际论坛专家观点综述(4)

作者:杨天英  时间:2017-04-21

  2017年3月27至28日,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与挪威城市区域研究所共同举办的第九届中挪社会政策论坛暨第82次中国改革国际论坛在海口举行。会议主题为“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经济全球化新挑战、新动力”。来自中国、挪威、芬兰的专家学者、智库、企业、政府官员等围绕经济全球化逆潮背景下中等收入群体形成发展的相关议题进行深入研讨。与会专家认为,规范楼市、股市成为中国现阶段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重大任务。

  一、房产和股票成为中等收入群体重要的财富载体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认为,当前,房产和股票已经成为相当部分中等收入群体的重要财富载体。例如,有关统计称中等收入群体将大部分财富配置在房产上,占比近80%;此外,部分中等收入群体还拥有证券资产。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副院长万海远指出,过去10年中,房产年均增速大概是15%左右,房产的增长速度远远高于财产的增长速度。从财产的结构来看,过去房产在财产结构中占比是15%,现在是80%。从财产的分配系数看,房产包括房价在整体财产差距扩大中占了将近50%。

  中国股权投资基金协会会长邵秉仁认为,中等收入群体必须有稳定的工作、稳定的收入和稳定的居所,其中稳定的居所至关重要。当一个社会结构中,大多数的白领和长期进城务工的农民没有一个稳定居所的时候,无论如何都谈不上中等收入群体的扩大,而中国目前的现状正是处于这样一个关键时刻。一方面,大部分城市白领按现在的收入水平买不起房,特别是在一、二线城市;另一方面,长期在城里务工的农民,在已经回不去农村的情况下,居无定所是现状。所以,一定要抑制当前的房地产泡沫,从而达到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目标。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贾康认为,中等收入群体应当包括这样一些社会成员,他们有恒产,有房有车,还有一定量的储蓄,尤其是房产不能以当“房奴”的形式占有,享有匹配的教育、医疗、社保体系,具备享受旅游生活的能力。

  二、楼市、股市波动对中等收入群体的影响巨大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认为,房价涨得过高,受到最大损害的是中等收入群体。一方面,房价、地价上涨使年轻人的生活成本上升,对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形成很大压力;另一方面,房价、地价的高涨,使本来可能用于创新创业的投资资金也涌向了房地产市场,抑制了创新创业,抑制了中等收入群体的扩大。近期各地都在密集出台一些房市调控措施,基本是在需求侧进行限制,实际效果有限。

  迟福林认为,近几年,股市和楼市的异常波动,资金脱实向虚、金融体系内自我循环,反映了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失衡。这不仅加大了金融体系风险和实体经济融资困难,也增大了中等收入群体的不稳定性。

  邵秉仁认为,在宽松的货币政策条件下,银行的大量资金进入了房地产市场,而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融资难问题一直难以解决。近年来,针对房价的高起,各地方政府纷纷采取调控措施,主要是限购、收紧放贷、抑制炒作,但实际效果并不太大。供求关系决定价格,在城镇化加速发展的过程中,对房地产的刚性需求肯定会增加,加上房地产本身是商品,具有投资属性和商品属性,单靠抑制需求解决不了当前的房地产泡沫问题。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教授常修泽强调,2014年居民金融资产股票债券期货等算下来是103.2万亿,2015年中国的股市大跌,使为数可观的中等收入群体规模大幅减少。这里有一个重要的政策倾向,就是如何保证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从而稳定中等收入群体。

  北京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小鲁认为,房价、地价持续上涨,资本市场的大起大落,土地市场和资本市场的泡沫,这些因素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中等收入群体的扩大。

  万海远认为,每次股市楼市的大起大落,都对中等收入者不利,房价过快增长容易把整个年轻一代拉入到低收入阶层。

  贵州省企业决策研究会秘书长王礼全认为,现在老百姓储蓄率很高,很多人买理财产品、买股票,但股票不光是股票的问题。再就是买保险,最近保险公司已经开始第一轮分配了,原来承诺的收益率明显高于银行存款利率,最后兑现不了,很多老百姓都后悔。

  三、以规范楼市、股市为重点稳定中等收入群体的制度预期

  迟福林认为,振兴实体经济,实现资本市场和房地产市场的平稳发展,既是经济运行中的重大挑战,也是实现中等收入群体倍增的重大任务。为此,需要扭转实体经济的结构性失衡,防止虚拟经济和房地产异常波动引发中等收入群体规模的下降。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郑新立指出,与城市房价相关系数最高的是土地收储数量,第一年开发商的收储数量多了,第二年房价就下来了,收储数量减少,房价就上去了。所以把土地搞活,第一个好处就是抑制城市房价过快上涨。建议建立城乡一体化的房地产市场,这样做不仅可以满足城市新增建设用地需要,抑制城市房价过快上涨,而且可以有效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尽快消除城乡居民收入差距。

  邵秉仁建议,要打破政府垄断土地一级市场的格局,让农村土地的所有者就是集体组织和具有土地承包权的农民完全拥有财产权,也就是投资权、抵押权、收益权和继承权。这样既可以使农民在市场交换过程中拿土地使用权入股,享有开发过程中的长期收益权,从而增加农民的财产性收入,也可以使一部分已经进城务工的人员在城里能够住上安居房或者买得起商品房。

  刘世锦认为,住房调控重点应放在供给侧改革,主要有五件事:一是扩大城市的住宅用地占整个建设用地的比重,在现在的基础上至少提高10%,至少达到40%以上,发达国家是这样的水平;二是调整城市结构,像北京这样的大城市,周边应该建20个、30个甚至是50个小镇,这样就可以扩大城市面积;三是一年之内落实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精神,就是集体建设用地和国有土地同等入市、同价同权,农民的宅基地也要逐步进入市场,实现流转;四是政府建立一定数量的公共租赁住房,想租的有法律保证,按照市场租金,可以租10年、20年、30年,租赁者不愿意退出不能强迫其退出。租房反映的是“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租房是反映租的价格,而现在的房子反映出来的是炒的价格;五是一年之内,最多不要超过三年,出台房地产税。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