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方携手共建泛南海海洋命运共同体(总第1244期)

  时间:2019-05-22

  总第1244期

  2019年5月18日

各方携手共建泛南海海洋命运共同体*

迟福林

  不同的文明是在相互开放、相互交流、相互包容和相互借鉴中共同发展的。作为新型开放大国,中国把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作为全球观,推进不同文明之间的开放、交流、包容和互鉴,与各国携手推进新型经济全球化与全球治理变革。

  1.抓住机遇,携手共建泛南海海洋命运共同体。南海是所谓的“文明冲突”焦点,还是和平、合作的交汇点?我的看法是,随着南海局面逐步缓和,推进泛南海经济合作进程是大势所趋。抓住这一难得的历史性机遇,以海洋经济产业合作为主题,打造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和地区海洋经济合作的新机制、新平台,将成为区域内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利益交汇点。为此,各方有责任顺应趋势,并通过开放、包容、互补、普惠、平衡、共赢的区域经济合作,增强互信,促进协调,合理排除外部干扰,努力将南海打造成海洋命运共同体的新典范。

  2.携手推进泛南海海上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进程。依托海上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打通区域内海上畅通的贸易流、物流、人流、信息流通道,形成放射性、网络化、便捷化的交通网络布局,构建联通区域内贸易伙伴的海洋经济大走廊,这将为建设泛南海海洋命运共同体创造重要的经济基础和物质条件。

  3.加快构建“泛南海旅游经济合作圈”。泛南海周边国家和地区海洋旅游资源丰富,以旅游合作为纽带,携手推进旅游及相关的健康、医疗、文化等现代服务业项下的自由贸易,将带动更大范围、更广领域、更深层次的经贸合作。特别是依托中国巨大的消费市场,泛南海周边国家和地区具有得天独厚的条件率先携手开展滨海度假、邮轮游艇、海洋公园、海岛娱乐等形式的旅游合作。为此,需要各方共建泛南海国家和地区旅游联盟,在通关签证、商品退税免税、货币使用和兑换等领域实施便利化政策,以加快推进泛南海旅游合作进程。

  4.务实推进泛南海自由贸易区网络建设。建议各方抓住机遇,积极推动海洋能源、服务贸易、基础设施项下的自由贸易进程,构建形式多样的双边、多边海洋区域和次区域经济合作圈;打造旅游、健康医疗、职业教育等服务业项下的自由贸易发展平台;以旅游、健康医疗、免税购物、文化娱乐等服务贸易领域为重点,加快推进泛南海合作产业园区、自由贸易合作区和跨境服务业合作园区建设,以形成泛南海多种模式、多种层次和多种产业的自由贸易合作网络。

  5.加强泛南海人文交流合作。构建以博鳌亚洲论坛为引领的多种形式的人文交流合作平台,推动泛南海合作交流机制建设,增进泛南海区域政府间、企业间、智库间的交流对话,增强了解,增进互信。

  6.适时建立泛南海合作的协调机制。借鉴现有区域合作机制的成功经验,在泛南海区域相关国家和地区间,建立政府、企业、智库、社会、媒体等多个层面的交流对话机制,尽快就加快泛南海经济合作进程达成共识;支持泛南海相关国家和地区的智库就加快泛南海经济合作进程涉及的重大问题开展联合研究和对话交流。

  海南省位于中国最南部,与东南亚各国联系最紧密,与越南、菲律宾、文莱、马来西亚、新加坡和印尼隔海相望,有条件成为各方共建泛南海海洋命运共同体的重要枢纽。中央政府支持海南省依托其独特的区位与地理优势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努力将其打造成为泛南海区域经济合作的枢纽,打造成中国面向太平洋和印度洋的重要开放门户。在这个特定背景下,海南省要通过更大程度的开放,尽快成为泛南海地区能源开发、资源配置、要素流通、人文交流、服务保障的重要基地,为推动泛南海经济合作圈进程做出重要贡献。

 

携手共建亚洲命运共同体*

迟福林

  刚刚各位专家从不同国家的情况、不同的侧重点,交流了一个共同话题,即如何建设“命运与共的亚洲未来”。下面,我就此简要谈谈几点看法。

  1.亚洲文化的多样性。这是亚洲区域的突出特点之一。亚洲各国需要在相互尊重、相互交流中深化对不同文化及其多样性的认识,需要通过多种形式促进各文化间的交流互鉴。我认为,本单元讨论对此最集中、最统一,也最有共识。

  2.社会发展目标的共同性。一方面,亚洲各国不论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如何,在社会需求方面存在某些共同点。比如,在反贫困、医疗健康、教育、公共安全等方面有共同的社会发展需求。另一方面,由于社会层面的交流不够广泛,亚洲各国之间对各自的社会需求缺乏了解,因而存在某些疑虑,并且在特定情况下可能容易形成社会集体行为。这就需要:一是要加强人文交流;二是要加强传播,促进形成社会共识;三是共同探讨数字经济背景下的社会安全和社会治理,等。

  3.经济发展的差异性。由于亚洲经济发展差异性较大,互补性很强,需要促进各国间多种形式的经济合作,推动亚洲经济一体化进程。从初步实践看,“一带一路”倡议是目前推进亚洲不同发展水平的国家实现共同发展的最优方案。本单元讨论在携手推进“一带一路”文化层面的交流合作上取得了多方面共识。

  4.外部环境的挑战性。建设“命运与共的亚洲未来”,需要携手应对外部环境的挑战:一方面取决于亚洲在共同携手应对外部环境的挑战上要取得共识;一方面取决于亚洲各国对中国的信心。通过本次会议,各国在加强不同文明交流互鉴上取得了重要共识:文明不同不是冲突,不同文明需要相互理解、需要相互交流、需要相互尊重、需要相互合作、需要相互借鉴。刚刚有发言者谈到要“以中国为中心”,我认为这个提法恐怕会产生许多误解。当前,亚洲各国增强对中国的信心,这更实际、更有现实性。

  作为一个经济学家,我认为对中国的信心,重要的是对中国未来经济增长要有信心。第一,中国是一个转型大国。未来十年,中国在城乡结构、产业结构、消费结构等方面,至少还有10个百分点的调整优化空间。这些结构调整优化,将释放巨大的经济增长潜力。在外部环境发生复杂变化的背景下,不仅要看到中国经济增速面临的下行压力,也要看到未来十年中国经济可持续增长的前景。第二,中国是一个新型开放大国。中国谋求的不是地缘政治,更不是世界霸权。作为新型开放大国,中国提倡平等、和平、合作,为区域和全球和平发展、共同发展提供更多的公共产品。第三,中国作为新型开放大国的全球观越来越明确。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打造亚洲命运共同体、打造海洋命运共同体,是中国参与全球治理的愿景和追求。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在由中国外文局主办、当代世界与中国研究院承办的2019当代中国与世界论坛——“亚洲国家治国理政经验交流”上的发言,2019516日,北京。

  *在“亚洲国家治国理政经验交流”议题三——“命运与共的亚洲未来”上的评论发言,2019年5月18日,北京。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