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开放大国:以高水平开放形成改革发展新格局(总第1258期)

  时间:2019-11-07

   总第1258

  2019917 

  新型开放大国:以高水平开放形成改革发展新格局 

  2019910日,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在京发布2019中国改革研究报告《新型开放大国——共建开放型世界经济的中国选择》,国内知名经济学家围绕“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形成全面深化改革新动力”展开深入研讨和交流。现就专家观点形成综述如下。 

  应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形成高水平开放新格局 

  当今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指出,面对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如何应对复杂多变的外部形势,如何维护多边贸易体制、推进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经济全球化,如何以开放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形成自身全面深化改革的新动力,成为当下洞察和判断大变局下的中国与世界的重大课题。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彭森指出,中央政治局提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一提法,不仅仅是国际形势的变化,更包括了高科技和数字经济发展等等重要因素。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原会长宋晓梧认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最大的变化在于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使全球的经济社会治理发生了深刻变化。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提出,世界是通的。她认为,当前世界经济已经形成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共同构成的经济形态,形成互联网、物联网、基础设施网等相互连接的网络化形态,其产业布局也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商流、物流、信息流、资本流等要素流动全球化,产业链、供应链、服务链、价值链全球化。世界是通的,是需要连接的。 

  立足长远处理好中美经贸关系。彭森认为,贸易战没有赢家,不仅仅冲击中国经济,美国经济也受到了很大影响。中美经贸摩擦一年多来,我国经济应对韧性增强,我国在深化市场化改革和自主对外开放方面迈出了新的步伐,采取极限施压手段的效益是递减的。陈文玲指出,今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连续四次下调了经济增速预测,如果中美经贸摩擦得不到解决,对美国的经济增长影响将会很大。另一方面,美国挑起的贸易战形成了我国实现转型升级、迈向高质量发展的压力和动力。迟福林认为,要以平等互利、相互尊重为基本原则,妥善处理中美关系,主张立足长期重塑合作共赢的大国关系。 

  加快推进高水平开放进程。陈文玲认为,我国的全方位和高水平开放将伴随我国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进程,支撑我国真正实现制造业强国,成为引领性的开放大国。并且在这一开放过程中,惠及世界。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所长陈卫东认为,高水平开放不是简单地追求完全开放,而是建立与经济发展水平和治理能力相适应、服务于本国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开放水平,是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的双向开放,是互利和普惠相结合的共赢的开放。外交学院原副院长江瑞平认为,形成全面开放的高水平开放新格局,首先要打造高水平周边开放的新格局;要打造高水平周边开放的新格局,首要在于处理好开放的布局与安全格局之间的平衡;处理好周边“政治安全依赖美国,经济贸易依赖中国”这个二元结构与“一带一路”倡议之间的关系。全球化智库理事长王辉耀建议,推进“第二次开放”,第一,要加大自贸区的开放力度,赋予自贸区更大改革自主权,例如在用人政策上、在三零政策上实现更大突破。第二,中国应当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推进更高层次的开放。第三,建议成立以“一带一路”国际秘书处和国际指导委员会等全球共治的机制。 

  以高水平开放形成改革发展新格局 

  以高水平开放促进全面深化改革。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张卓元指出,当前,我国经济体制改革进入深水区。以开放促改革成为深化市场化改革的重要出路。例如,放开市场准入、实行负面清单管理;又如,改善营商环境,从而打破市场壁垒,降低交易成本。在这一进程中,在扩大开放中保护知识产权,也有利于推动国有企业改革,参与国际竞争。迟福林指出,进入发展新阶段,我国经济已经深度融入世界,经济转型发展中的问题更需要在扩大开放的条件下解决。作为新型开放大国,开放牵动影响全局、开放与改革直接融合、开放倒逼改革的时代特征十分突出。为此,要以开放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形成自身全面深化改革的新动力。为此,要强化竞争政策的基础性地位,实现经济活动由地方政府间竞争向企业主体间竞争的转变,实现市场监管的重点由一般市场行为监管向公平竞争审查的转变。陈卫东建议,要关注高水平开放的边界问题。例如,对区域发展不均衡的国家来说,要素完全自由流动可能会导致资源过度集中。再者,要高度关注产业开放的平衡问题,避免有可能形成的对国际市场的不合理依赖或者是不对称依赖。丝路产业与金融国际联盟理事长曹文炼提出,要向融入国际规则的开放深化,从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此外,中国可以在促进全球劳动力要素流动中发挥更重要作用。 

  以处理好结构性矛盾为重点进一步深化市场化改革。宋晓梧提出,我国经济社会面临三重转变,一是从农业大国向工业国、服务业转变;二是从过去的传统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变;三是向老龄化社会转变。在这一背景和改革开放40年成就基础上,在积极参与和推动全球化的同时,要做好中国自己的事情。例如,尽快解决城乡发展不平衡、收入差距不断加大、产权保护不到位、要素自由流动不到位等重大课题。彭森提出,首先,要按照竞争中性原则,不仅要解决民营企业的发展问题,更要把国有企业纳入到竞争中性体系中来,通过混合所有制改革,在部分领域向民营经济和社会资本进一步开放,进一步实现高质量发展。其次,尽快落实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强化公平竞争审查制度,加快建立国际化、法治化和便利化的营商环境,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贾康指出,形成全面深化改革新动力,必须通过对标国际具有广泛影响的高标准营商环境进一步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放松供给约束、挖掘供给潜力,从而释放市场主体、创新主体的潜力活力,实现自我革命。国家发改委区域开放司原司长赵艾认为,当前推进对外开放,重点和重要抓手在于以“一带一路”为引领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由此倒逼全面深化改革。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教授常修泽表示,善用高水平的开放倒逼深化改革,实现资金流、技术流、产业流、产品流、人流的内外流动,更要推进规则和制度性开放,使得开放的大门越来越大。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来源:SRC-20258202 [关闭] [收藏] [打印]